[登录][注册] 一键登陆:QQ微信
当前位置: 快哉网> 快哉社区> 情感树洞> 那些炽热的爱已经燃尽了
查看: 1594|回复: 1

那些炽热的爱已经燃尽了

  [复制链接]
版主
金币:
0
威望:
1410
发表于 2019-1-1 15:44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只看楼主美图
口述/文涛(化名),男,29岁,外企
整理/小篱

timg (1).jpg

我是在某茶馆里见到的文涛,头发超短,英气而略显沧桑,是最初他给我的印象。他语速不快,中间有几次都停下来看向窗外,最后,他问我,能不能抽支烟?


我读懂了她那颗深藏不露的心

都说女生成熟得早,我想可能真是这样的。齐莉曾告诉我,她第一次见我就喜欢我了。

那是11年前的一个炎炎夏日,我被大陈叫去广场学街舞。队伍很庞大,队员来自不同的学校,这里面便有齐莉。她梳着高高的马尾,牛仔热裤,腿很直,看上去帅帅的样子,跳舞的时候会下意识地抚一下头发。她主动给大家买水,隔老远扔给大家。

我不知她是何时开始喜欢我的,反正散了时总找我结伴一块走。她说话挺逗的,语速很快那种,通常是连说带笑。我不知道她对我有那种意思,真的,一点都没往那方面想。

暑假很快过去,开学就是高三,忙碌而紧张的整个高三我没有再去学街舞,很快高考来了,然后我去了北京,她去了上海。转眼又是两年,我不知道自己整天玩网游打牌喝酒的时候,她在另一方天空下正攥着手机等待我的信息,或在网上寻找我的踪迹。

我突然想起来是因为她突然没了动静,这让我脑子一时呈空白状态,连夜赶过去,当她活蹦乱跳地出现在我面前时,我有一种“可放心了”的感觉。我说:“恨不能揍你一顿才解我心头之恨!”她狡黠地笑,说:“为什么要揍我呢,你担心了吧?”

的确,我担心了。她又说:“如果不动心眼,你怎会大老远跑来看我?”我一下子读懂了她那颗深藏不露的心。

那天,她带我爬山,爬到半山腰采了一捧野菊,还发坏插我耳朵上一朵,我追着打她,她笑着嚷:非礼啦非礼啦!

是不是那个时候我爱上她的真说不清,反正后来我们便不遗余力地为交通事业做足了贡献,不是她去北京,就是我去上海,每次见面都像跟时间赛跑,而等待相聚的日子里,我就把思念写成文字放到网上空间里。

毕业后我们都回到了徐州,我从家里搬出来,我想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个男人。齐莉常过来帮我,比如洗洗衣服做做饭,有了她的照顾,我全身投入到工作中去。

我本来在一家小事业单位,待了半年后压抑于那里的沉闷,我辞职了,满腔热情地进入一家大公司。因为做销售,出差是家常便饭,有时大半个月在外面飞来飞去。每次回来,无论多晚,她都去接我,机场或火车站。每次一看到我,她就扑进我怀里,说爱我想我。我就笑,说我们还有一辈子呢,请平均用力。她摇头说做不到哇,谁叫我爱你呢,爱一个人就像得了强迫症。

那段日子我的生活用“忙碌”形容最贴切,忙着赚钱忙着相爱,直到我再次辞职选择单干以后,生活在那里拐了一个弯。

挫折让感情变得粗糙了吗

辞职后我用所有积蓄另外又贷了一部分款买下一个二层商品楼,这在很多朋友看来我简直疯了,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,出来单枪匹马地冒险!我不以为然,自己开公司是我的梦想,还有,齐莉很支持我。

我利用自己职场上的人脉,一上来就连着做了几个大单子,这让我意气风发甚是得意。我想好了,照这样下去,再拼个一年半载就跟齐莉结婚。出人意料的是,半年多后附近建起了科技商圈,我单薄的小公司立马就成了一座小孤岛,生意每况愈下。

也许,就是那时候我们开始相互看不顺眼的吧。首先,我在她眼里不如以前那么好了,我说你不就是嫌我赚钱少了吗?她梗着脖子说:“只有狗眼看人低的人才会那么浅薄,我是那种在乎钱的人吗?”我说:“那你在乎啥?”她就还我一个白眼,一副我不懂她、她懒得与我争执的样子。

我多想她像以前那样,吵架中她会突然停下来,像个女神经一样笑,说累了累了,吵累了,暂停。问她为什么,她就说我们是相爱的,所以她可以放低身段先停下来……

但是现在——是挫折让我们的情感变得粗糙了吗?我不知道。


那天接到大陈结婚的喜贴,而就是那张喜贴让彼此的委屈得到了集中爆发。大陈两口子跟我们关系一直不错,大陈他爸是个官,我开公司时还帮了我不少忙,大陈老婆与齐莉自然也成了闺蜜,他老婆选婚纱时还是让齐莉一起选的,尤其珠宝方面,都是在齐莉所在的珠宝店买的。

在我看来,我们之间的问题是她把我吹出去了,我曾是出色的男人,她见不得我失败,可我恰恰失败了,所以我让她在亲朋面前颜面尽失,总之,是我的原因让她不爽了!

那天她把喜贴扔我脸上,她歇斯底里地冲我嚷,“是你把我逼进一个死胡同,逼成一个笑话,一个小丑,你要负责!”我也不甘示弱地回击,说:“这是你自作自受!”

祸不单行,很诡异的是大陈婚礼后不久,我意外得知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,这令我无法接受,我身体一向健康,突然间查出有病,而且是这种病。我心情很沮丧,尤其医生告诉我必须戒酒,可我怎么能戒呢,单子都是在酒桌上完成的,不让喝酒岂不要断我后路?

齐莉先是没命地在网上查,还会突然问我,你会不会死呀?你要死了,我可怎么办呀?你不可以离开我的,说着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。我用手臂圈住她,说:“我不会死,我要死了,谁照顾你呀?”

那日我却发现她把我喝剩下的半锅小米粥全部倒掉了,碗筷上也都做上记号,哪是我的,哪是她的。这事我曾经提出来,说小心为上,她不同意,背地里却搞小动作!我夺过碗,我说我们分手吧。

年轻的我们并不懂得“分手”是不能随便说的,一旦说出就是覆水难收。

timg (2)_meitu_1.jpg

两年的时间让一切物是人非
  
很快我听说她去了别的城市,她走之前,我们见过一面,可笑的是我竟然问出那样一种问话,我嬉皮笑脸地说:“我都怀疑你以前是在玩我,你是把我当成那方面的免费伴侣了吧?”话音没落地,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她一记耳光。她打得很狠,很用力,我忍不住捂住脸,因为脸火辣辣的疼。她瞪着眼看我,说:“你相信吗,你要再瞎扯,我会再给你一个耳光!”

我说好,我不扯了。她顿了顿,没说话,然后她抓起外套一阵风走掉了。可我在二楼看到她好久之后才走出那家咖啡店。

有些路,很短,我们却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把它走完。

“伤口是别人给的耻辱”,这是齐莉走后写在我心头的一句话。

她再次出现是在两年后,两年的时间足可以让一切物是人非。自从她走后,情场失意的却像被插上了隐形的翅膀,首先是我的病好了,再就是我忽然有钱了。这是不是很有意思?

我的意思是,仅仅五六年的时间,我那个二层小楼竟然超值钱了,我在房价最高的时候卖掉,就算以后不工作也衣食无忧了。当然,我不会停下来,我重新进入职场,尝过人间冷暖的我把握住了许多机会,很快便风生水起。

我是从同学那里听说她回来的,但她没找我,虽然她知道我单身。那天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,说她跟人打架了,问我能不能过去?那口气就像我们早上还一起吃早餐,我也不客气,闲话一句没有,相当配合地回说“好啊,我这就过去啊,看看热闹也不错。”

开车过去时,架已经打完了,也不知是不是真的,或者那只是一个由头?她从暗处走出来 ,歪着头看着我,嘴抿着,似笑非笑。我忽然记起这是她以前惯用的表情,比如做错了事同时担心我揭发的时候。

我觉得应该说点什么,就清咳一声说:“28了吧?好像不小了,离开我找不着北了吧?”她倔强地不说话。我自认这口气给了她极大的错觉,可能她觉得我根本就没有怪过她,我当她是个调皮的孩子,哪怕犯了错,我还是会宠她。

直到那时我们才算彻底分了手

这就是我们“阔别”两年后见面的情景。 我终于跟她谈起过去,我用平稳的疑问句开始,我说,那时候你为什么非要离开我?我的意思是我们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。她说,我从没想过要离开你,是你变了,变得自卑多疑!我说,那你一定是烦够了我,所以务必快速从我的生活中抽离出去!

她低头不语,似乎不确定我想表达什么。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,我说,“很抱歉,我们有缘无分,你看,你连回答个问题都无法让我满意。”

这句话一从我嘴里吐出来,齐莉的表情就变了,她咬着嘴唇盯了我几秒钟,然后她用了最快的速度起身离开,中间没有一句话。

就这样匆匆一面之后,我们彼此再没联系过,更没再见过面,似乎一直以来我们都憋着一口气,而直到那时我们才算是彻底分了手。

半年后,我认识了小景。小景很喜欢我,主动追求我,我接受了这份感情。我和小景没有举办婚礼,是我没那意思,她就说一切随我,但我带她去了一趟西藏。

一天,有个网友忽然像发现了新大陆,对我说,你空间里很多感人的文字哎,像诗一样,那是你写给深爱过的人吗?我没有回答,我早已不关注什么空间,也不看什么文字,我只记得,我曾答应过齐莉,等跟她结婚的时候一定带她去西藏。

有些心愿必须了,虽然已换了当事人。

就是那天我在网上三转两转竟然看到了齐莉的微博:经过广场时看到一帮熊孩子在跳舞,忽然想起他,想起十年前的那个夏日,我们并肩走过人群的情景。

像是意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,我下意识地关掉了页面。

我燃了支烟,是的,我悲伤又内疚,她并非嫌贫爱富之人,她只是不会处理我们之间的矛盾。她说的没错,那时的我敏感多疑,如果我们都成熟一点,能彼此好好地引导对方,也许那个坎儿就过去了。其实她不知道,无论怎样,我都无法彻底把她忘掉。我更无法告诉她,我已经没有什么激情可言,对我来说,那些炽热的爱都已经燃尽了。



这家伙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分享到:

举报

硕士研究生
金币:
0
威望:
7972
发表于 2019-1-2 00:26:3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情感纠葛
这家伙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Ctrl+Enter快速发布

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0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