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登录][注册] 一键登陆:QQ微信
当前位置: 快哉网> 快哉社区> 情感树洞> 我对他一往情深,可他脚踏两只船
查看: 1230|回复: 2

我对他一往情深,可他脚踏两只船

  [复制链接]
版主
金币:
0
威望:
1410
发表于 2018-11-26 15:41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只看楼主美图
倾诉:米可(化名),女,27岁,公司文员
整理:窗外阳光

timg (1).jpg

站在约定的咖啡厅门口,猜想着即将见面的米可会给我带来怎样一个故事。一位穿着时尚又高雅的女子朝这边走来,哦,是米可。她和我握手寒暄后一起走进咖啡厅,我们也走进了她的故事。

同月同日出生之缘

我大学毕业后,留在了苏州工作。工作后,爸妈开始催婚,我也留意了这件事,却总也没遇到自己心仪的人。

后来与萧逸相识,像部庸俗电视剧中的一个桥段。那是我同事也是徐州老乡龚培培要出嫁了,她邀我做伴娘,我很开心地答应了,也就是在这次喜宴上,我与萧逸相识。

我来徐州前,龚培培在电话里告诉我,来接站的是新郎的朋友萧逸,并用微信发来了车子的图片和萧逸的电话。我下了火车,随着人流缓缓涌向出口,心里琢磨着怎样才能找到那车呢?不曾想,我刚步出出站口就眼前一亮,有位帅哥双手擎着一张A4纸,上面写着:接苏州来的房婉。就这样,我顺利坐上了车。毕竟是第一次见面,我和他除了礼貌的寒暄之外,没有多余的话。

直到婚宴进行一半时,我们似乎才有了共同点。那天将我们四个伴娘四个伴郎和新郎新娘安排在一桌,婚宴开始不多久,新郎新娘开始到各桌去敬酒,剩下我们在那里扯八卦。已经接触了大半天的我们早已如老朋友似的说笑,有人说起星座,巧的是我们8个人当中居然有5个人的星座是天蝎座,更巧的是我和萧逸居然是同月同日出生,他比我整整大两岁。于是,我俩被其他几位硬拉着要喝交杯酒,他们说:你们太有缘分了。我不喜欢这样的玩笑,自然不会让他们得逞,但是我和萧逸好像一下子熟络起来。他投过来的目光不那么生分,似乎还有了些许的温度。

回到苏州后,萧逸那温文尔雅的笑容总是出现在我的眼前。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是因为有好感还是印象深刻,不过对他再有好感,我也不可能对人家抛什么“橄榄枝”。况且我又不了解他,一时感觉自己的惦记有些荒唐。

越是不愿想,越是挥之不去。我的眼前不断出现出他那一个个细小的动作。出站的时候主动接过我手里的行李,婚宴上热汤上来,他赶忙拿个小碗,帮我盛了一碗,小心地放在我面前。

第二天晚上,微信上跳出个申请加为好友的信息。我赶忙打开,不是别人——正是萧逸,我想也没想就通过了他的申请。

接下来,萧逸和我便聊了起来,没想到第一次网聊就聊了两个多小时,我俩像是很有深交的老朋友。聊工作、聊爱好,也聊了他过往的一段恋情。那晚我说的不多,他说什么我都爱听。虽然他并没有向我求爱,言谈话语中却表达了他心底对我的爱慕之情。不过,我硬是矜持着充傻装哑不接他的话。

相聚是我们的节日

第二天 ,我正在琢磨萧逸怎么知道我的微信号的?龚培培打电话问:“萧逸加你微信了吧?这小子要了你微信说有重要事,是不是送你一支红玫瑰啊?”我一时无言以对。她在那边咯咯笑着打趣我,完了又郑重地说:“这人是不错,不知道他和苏州的前女友彻底了断吗?”昨晚他说到前一段恋爱时,提到是女友家极力反对而分手。

自那天以后,他每天都会在网上和我说话,而且我越来越期待那一刻。不久我便沉入爱河,已无力追究他的过往。我们俩的恋爱像没有前奏的大合唱,直接就进入了慷慨激昂的主曲——热恋。

想想那时候我们俩多好,遥远的距离没有阻止我们感情的迅疾升温。反而相思不断地加剧,每次的相见都像是我们的节日。基本上每个礼拜休息的时候,不是我跑去徐州,就是他到苏州。哪怕有两个小时的时间能在一起吃顿饭,喝杯咖啡都是那么开心幸福。我们俩生日那一天再忙,也会想尽办法在一起祝贺彼此的生日。后来终于熬不住距离煎熬的痛苦,我辞去苏州刚刚站稳岗位的工作,回到了徐州找了份公司文员的职位。

刚回来那一年,我们真称得上如胶是漆,他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能看到我。有一天我们公司加班,结束时已经九点多了。我走出办公大楼,他笑嘻嘻从花坛后转了出来。我惊喜之后问:“你咋在这儿呢?”他笑而不答,拥着我走出单位大门。他侧过身笑着说:“我早就在这儿了。知道你可能要加班很晚,所以我把电脑带到这里,一边处理一些文件一边等你。”“你在家里等着不一样么?”他瞥了我一眼说:“小傻瓜!我不是想第一眼就看到你嘛?”还亲昵地戳了下我的额头。那一刻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因为有人这样在乎我。

上车了,他像变戏法一样,不知从哪儿搞出来一大把风信子送到我面前:“生日快乐!”“太漂亮了!生日?”我再次被他惊到了,疑惑的目光看着他。他赶忙回答说:“后天是你的生日,提前送给你。让你早一点感受快乐哦!”其实我也为他准备好了礼物,从包里取出递到他面前。他接过去夸张地说:“哇,一条领带!很有品味哦!哎!是不是想用这栓住我?”说着他来了一个很夸张的动作,笑得我前仰后合。

好日子总是过得飞快,转眼三年过去了。我们的感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走向下坡,而家里认为我们恋爱这么长时间,开始催着我结婚。龚培培也是每次谈话结束的时候总不忘了唠叨两句:“你别矜持了,该嫁人的年龄了。萧逸向你求婚你就答应他吧。”我总是敷衍着龚培培,唉!其实她哪里知道我的苦。

怕话一出口就成了问题

今年春节过后,明显感到他对我说话不像以前,对我的态度像是换了个人。我找话题问他,他总是应付地回我两句,更没有以前的关心和细致。我说自己很不习惯他这样,他无足轻重地回了一句:都老夫老妻了还说这些干什么。有时候我硬是找出一个话题,想跟他聊一会。他也总是无心回应,眼看着感情一点点接近冰点。

我在网上搜了背叛者的行径,发现移情别恋才会如此表现,于是我开始关注他。一次他醉醺醺地回到家里,我赶忙倒了一杯蜂蜜水捧到她面前,过去他总是满含感激地看着我一饮而尽。而这一次他推到一边不喝,放下手机,把衣服外套脱在一面,然后进卫生间洗澡去了。刚进去一会儿,手机响了。我拿起来一看,只见发来一条微信:“亲爱的,你在哪儿呢?没事吧?我看你今天晚上喝的不少?”恰好有一张很清晰的头像,我赶紧传到我的手机。这时,我并不知道我存这张图片的作用。等他洗澡出来,我真想问他,如果这是你喜欢的女人,你告诉我,我可以离开。可我动了动嘴,终究没有发声。有些话我怕一问出来就收不回去了。那该怎么办呢?我那个时候还真的不想和他结束,我的心全部在他身上。

大概一周以后,龚培培再次给我打电话问起我俩为什么不结婚时,我把这事儿告诉她,又把照片传过去,让她看看认识不认识。很快培培就给我回话说,这个女人是萧逸的前女友篮妞,他们是大学同学。因为女方家极力反对才不得不分开,萧逸才回徐州的。培培还说:“你不觉得你和她长得很像吗?当时大家看你们俩恋爱以后还悄悄说呢,萧逸他就喜欢这款。”哦,那么说我是她的替身?
我再不舍也只好选择离开

萧逸出差越来越频繁。期间我给他打电话,常常没人接,他解释说是因为太忙。按说他这次出差27号(10月27日)就该回来,我还以为他是为了28号我们的生日一起来庆祝呢。28号我买了几样我们平时爱吃的菜,在厨房里捯饬了半天。我想这一点默契还是应该有的,不要给他打电话,他也会来。我又选了一盒他爱吃的费列罗巧克力。我想象着他会捧着一大把风信子,兴高采烈地把花递到我面前。确定关系几年来,每次我过生日还有情人节的时候,他都会给这种花送给我,我也越来越喜欢。

我站在阳台上远远地望着小区大门,希望他的车能够划进来,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,他没有过来,天渐渐黑了,仍然不见我熟悉的那辆车。手机响了,我赶紧去接,以为是他的呢,结果一看是龚培培的。

按下接听键,立刻传来了龚佩佩的问话:“亲爱的你在哪里呀?在家吗?”“在家呢。”她悠悠地说:“一个人在家吧?祝你生日快乐!”“培培,你怎么知道我一个人在家呢?”那边没有了声音,过了半天她开口了,“我对你说,你可要有思想准备!我在观前街看到了他和……”停顿片刻她又说:“他和篮妞在逛街,然后一起走进了一家酒店。”我的心陡然变凉,嘴唇颤抖得说不出话来。“这样的男人你不要也罢,别再纠结你们那几年的感情。”龚培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:“唉!都说劝和不劝分,不过我想到这个份上你们还是分了吧!在一起十年二十年的也有分手,还没有结婚呢就‘身在曹营心在汉’了,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?干嘛再折磨自己?早分手早解脱。”

我放下电话,扑到床上哭了好一阵子。有人敲门,我脑子里猛然跳出一个念头,萧逸回来了。刚刚培培在观前街看错人了。我赶忙爬起来奔过去拉开门,门外却是一张女推销员的笑脸。关上门,我转身颓然看着四壁。一切都是那么熟悉,一切都是我自己一点点装饰起来的,如今要对这些说再见了,泪水再次汹涌而出。

泪眼移向窗外,外面黑蒙蒙的什么都看不到。热恋、甜蜜、厌倦再劈腿,多么俗套的剧情上演在我身上,做梦也没有想到。培培说的对,早点分手早点解脱,也许我们缘分理应如此吧!

静静的夜,只听到墙上的钟声。每一点,都如刺在我的心上。深深地痛,痛得我无言!但我仍然相信我们在一起如漆似胶的时候,他对我的那份爱一定是真的。这份甜蜜的爱,我会蓄在心底。

收拾好东西走下楼,回头望望我熟悉而又陌生的阳台,多少回,我回来的时候,看到他开心地对我挥手,泪水再次盈眶。而这时,我要的网约车恰好停在我身边……

编辑 阎杰



这家伙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分享到:

举报

硕士研究生
金币:
0
威望:
7972
发表于 2018-11-27 02:28:4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辜负一场感情
这家伙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硕士研究生
金币:
0
威望:
7972
发表于 2018-11-29 03:08:3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钟情一方
这家伙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Ctrl+Enter快速发布

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04号